新闻资讯/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Airbnb 四处碰壁 他们将如何回击?
2016/11/2 新闻来源:互联网
在伦敦肯特镇一家酒吧的房间里,一群伦敦中产阶级正坐在铺着天鹅绒的吧凳上,吃着鹰嘴豆泥,谈论着房屋租赁的事。墙上正放着幻灯片,视频中播放的正是Airbnb最近推出的广告,微笑着的房东打开前门,并表示他们支持伦敦市长Sadiq Khan在英国脱欧后倡导的“伦敦,向世界敞开大门”( “London is open”)活动。

Airbnb的房东在收到该公司发送的“房屋共享人”俱乐部邀请后纷纷参与了进来。Airbnb在加州的一名员工Jonathan(最近被调往伦敦负责组建俱乐部)解释道:“房屋共享俱乐部的初衷是让房屋共享的所有参与者共同发声,然后作为一个集体采取行动。”

简而言之,房屋共享俱乐部是由Airbnb的房东组成的游说组织,这个松散、非正式的组织主要向政客宣传Airbnb的议题。房屋共享俱乐部就是Airbnb反击战的一部分。Airbnb网站成立于2008年,当时3名大学生将他们在旧金山公寓里的充气垫进行出租,赚取收入;而这个网站目前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在线旅游品牌之一。

然而Airbnb惊人的增长速度却成为了其最大的发展障碍。全球许多城市当局都担心Airbnb会对社区发展造成影响,为此他们正在想方设法抑制Airbnb近乎肆意的增长。

10月初,纽约市长Andrew Cuomo签订了一项法案,规定出租闲置公寓少于30天的房东将被罚款。

在柏林,未获柏林市议会批准擅自将自己一半以上的房屋进行出租的房东将面临10万欧元的罚款。

而伦敦则于去年出台了全新法规,规定房东不得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在Airbnb等短租平台上出租房屋超过90天。

Airbnb对此是如何回应的呢?该公司已在纽约向美国联邦法院提起诉讼。不过,Airbnb也在采取行动从源头阻止这类情况的发生。而实现这一目标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数以百万计的房东团结起来,共同维护自己的权益。

去年,Airbnb宣布2016年将在全球100个城市组建房屋共享俱乐部。该公司称,此举旨在“建立一个强有力的政治倡议集团”。

绝大部分俱乐部分布在北美,一部分分布在澳大利亚、南美和亚洲,欧洲的俱乐部数量也越来越多。不过,在英国,俱乐部的数量却少得可怜(尽管Airbnb在伦敦的房源数量超过4万套)。

下一张幻灯片和巴塞罗那有关,巴塞罗那在2014年因Airbnb违反旅游法而向其罚款3万欧元。Airbnb 将“请向议员写信”也列为应对措施之一。Jonathan表示:“我们当然希望房东能够向当地的新闻媒体及相关官员写信反映情况,但只有在关乎他们的切身利益或者有动力时,他们才会这样做。”

Airbnb全球政策和沟通负责人Chris Lehane称,俱乐部的作用就是“向权威发出挑战”。

“这些房东当然有权站出来,发出自己的声音。我们已经明确表示愿意提供相关支持。这可以成为十分有效的宣传工具。我认为我们就这一点的态度已经十分公开透明。”

这个由Airbnb房东组成的团体实际上是代表该公司利益的游说团体,它的出现也表明这家公司自2007年成立以来已取得了不小的进步。彼时,Airbnb的创始人Brian Chesky和Joe Gebbia因负担不起房租而出租3个床位,每个床位收取80美元。

即便是按照行业公司的增长标准来看,Airbnb的增速也算得上是相当快的。该公司目前估值为300亿美元(估值已超过希尔顿酒店),号称在191个国家提供200万套房源的预订服务。

欧睿信息咨询公司(Euromonitor)的分析师Wouter Geerts表示,Airbnb的快速增长已经导致了“公司化”现象,许多酒店公司和其他物业所有人都将房屋放到了Airbnb上租售。Geerts称:“其中不乏酒店或房地产代理商、服务式公寓提供商。他们都在研究Airbnb,并思考‘到底是什么阻碍了我们将这些房屋放到Airbnb上租售以赚取额外收入?’”

大部分对Airbnb的批判都来自酒店业,后者一直在抱怨与Airbnb相比,在运营监管方面存在不公平现象。英国饭店协会的CEO Ufi Ibrahim则表示:“伦敦许多地方议会最近也表达了他们的担忧,主要原因是分享经济的发展,尤其是违法职业房东的出现给房屋的租价带来了很大压力。”

此外,那些将房屋放到Airbnb网站上租售的房东的邻居也开始对Airbnb产生敌意。9月,伦敦一家产权法院规定如果契约中明确表示房屋只能用作私人住宅,则房屋不能用作短租。事情起源于斯洛伐克室内设计师Iveta Nemcova的邻居告诉建筑物所有人Nemcova将房屋放到了Airbnb上租售。于是,Airbnb的房东被警告这样做是违反抵押贷款和建筑保险政策相关规定的。

威斯敏斯特市议会目前正在调查1200处可能违反“出租期限不得超过90天”规定的房屋。议会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从实际情况来说,我们很难搜集到证据证明房东出租房屋超过了90天。”

用户和政策制定者对Airbnb的审查源于该公司飞速的增长。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酒店房地产战略中心主任John O’Neill预计去年Airbnb的房东数量翻了一番,收入增长了60%。

Airbnb的快速增长对酒店业的影响还不是很明显。英国饭店协会表示,说Airbnb对酒店的市场需求有影响是“不公平”的;英国饭店协会更关注的是Airbnb对住房供给的影响。Airbnb称其增长反映了人们居住的方式,并表示酒店业的批判“让他们很失望,但也不意外”,而且他们对住房供给市场也并没有造成负面影响。

关于Airbnb的争论究竟会变成怎样还不是很明朗。许多酒店公司渐渐放弃了与Airbnb的斗争,转而加入其阵营。Geerts称:“许多大型连锁酒店已不再与Airbnb为敌,起初他们自然而然地会认为‘我们得反对Airbnb,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Airbnb并未受到良好的监管’。许多酒店公司已经开始意识到短租能给他们带来什么潜在好处,他们渐渐发现短租并不是件坏事,反而是件好事,而且消费者的需求也在发生变化。”

今年4月,欧洲最大的酒店(按客房数量计算)——法国雅高酒店集团——以1.18亿英镑收购英国高端短租公司onefinestay就说明了这一点。

O’Neill预计美国有70位Airbnb的说客,他们试图推动有利于Airbnb法规的通过。O’Neill称:“我和许多酒店经营者谈过,他们已经接受了Airbnb的存在和快速发展的事实,所以他们更关心的是打造酒店与Airbnb之间公平的竞争环境,因为和酒店比起来,Airbnb拥有太多对酒店来说很不公平的竞争优势了。”

让我们再回到肯特镇上的这次会面,一位房东建议“我们得给议员写信反映情况”;另一位房东建议“我们每3个月得见一次面”。在会面即将接近尾声时,几乎所有人都同意组建一个俱乐部。